守艺不易 老银匠手中的慢时光

什么样的美,出自什么样的锤,苗银匠手艺人很有把握。贵州省台江县的苗寨里,吴水根静心沉气的铁锤下,打出的银器,是有能量和气韵的。一片银就能打一把壶的匠人,没有人知道叮叮咚咚的锤银声,是他一生时光中,敲了多少锤,才练就的技艺。

新人出嫁必备,老银匠守艺不易

最近,村里的一对年轻人就要摆酒成婚,他要赶在大喜之日前把姑娘出嫁的全套首饰都打完,其中包括头饰、帽饰、手镯、项圈、耳坠等两万多件银器,即便对于一位捶捶凿凿二三十年的老银匠来说,交货时间依旧不宽裕,吴水根必须争分夺秒。

首先,熔银就是个漫长的过程。吴水根先用火钳夹了块木炭点了根烟,然后边悠闲地抽着烟边缓缓地拉着风箱。当铁杯中的碎银慢慢化成了红色的银浆时,他从炉边的窗台上拿起一只空心的铁棍,铁棍的一头含进嘴中,一头插入银浆。铁匠憋足气后对着铁棍猛吹了一口气。瞬间,一串串火星从熔炉中冒出在空中四散飞舞——这个过程叫去杂,目的是把银浆中的杂质吹走。

在连续吹了三四口气后,银浆中的杂质就被去得差不多了。火灭后,吴水根掀开凹槽,一根细长的银条就出现在眼前了。他把银条转移到炉子边的木桩上,右手抡起一把铁锤开始敲打。每敲打一下就把银条翻个面。不知敲打多少锤,翻过多少面,最终一尺来长的银条硬是被敲成了一根一米多长的银线。

接下来就是技术含量最高的拉丝和吹烧。就像他现在正做一枚戒指,拿出一只细小的铁管衔在嘴里,另一头放入油灯火焰中。与此同时,用钳子夹住戒指放在油灯火焰前方。深吸了一口气后让气流从细铁管中喷出。喷出的气流通过油灯火焰后,把豆大的火焰吹成了一条火舌。时间整整持续了四五分钟,整整吹烧了上百息,戒指终于从银变红。

看到戒指变红,银匠顾不得戒指滚烫,拿起镊子,夹起桌面上一朵朵细小的银花往戒指上沾,接着放在油灯前开始了新一轮的吹烧。又是一百次呼吸之间,银花和戒指彼此牢牢焊接在一起。再经过擦洗和抛光等环节后,一枚小小的银戒才宣告结束。

匠心需要更多人守护,手艺需要更多人传承

定制一套完整的苗银嫁妆大约要用十几斤苗银,一套专属于自己的银嫁衣包括头帽、手镯、项圈、脚钏等,做一枚小小的戒指尚且如此复杂,这样一整套苗银饰品,即使像吴水根这样的老银匠每天打制的话,也要耗时近40天,一年365天,除去春播、秋收等农忙时节,满打满算、加班加点地干,也只能打足8套,净赚六七万元——付出和收获远不成正比。

苗银匠人分为流动银匠和定点银匠两种,吴水根属于定点银匠,在家承接加工银饰。这曾经是苗寨最受人尊敬的职业。吴水根做起银匠才知道,这份差事复杂又熬人,也赚不了什么钱。时代的发展,科技的发达,让传统的手工艺确实是面临着失传的危险,20多年来,虽然同行越来越少,但不少老银匠们还是因为喜欢而坚持了下来。“全镇人都住上新楼房,但我还住着结婚时盖的木头房!”吴水根自嘲。订单的减少导致了大批银匠失业,吴水根的众多徒弟中,就有很多人不沾银了。

不过,吴水根仍坚持打制银饰,“农忙时封炉,农闲时操锤”。虽然已是苗银国家级工艺大师,但他打制的银饰仍然卖得和市场上的银饰价格差不多。吴水根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,生意虽说没有特别大的起色,,但终归是有了传人。

历史上,苗族锻造技艺传男不传女,传内不传外。考虑到年轻人耐不住性子,真正喜欢这么手艺愿意传承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,吴水根开了先河,女儿吴春秀8岁就跟他学银匠手艺。经过努力,吴秀春已经成为贵州省年轻女银匠传承人,随着苗银饰品越来越受人重视和追捧,吴春秀成为朋友和同学羡慕的对象。“原来村子里许多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了,要跟我父亲学手艺。”

吴晓东是吴水根的小儿子,与父亲和姐姐不同,他想用另外一条道路对传统文化和技艺进行传承。他在报考大学时毅然放弃了自己心仪的土木工程专业,选择了贵州大学的文化产业管理。“父辈用最原始的方法为我们打下基础,我们要做的是运用知识把它发展壮大。”

“现在每天都很忙,6时起床工作,直到次日凌晨休息。”吴水根最得意的事是一双儿女传承这门技艺。“女儿比我细腻,儿子学问比我高,一代更比一代强!”

苗银匠手艺人吴水根

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苗银国家级传承人

一整套苗银饰品,需要耗时近40天。哪怕是像吴水根这样的工艺级大师,一年365天加班加点地干,也只能打足8套。
因为工艺复杂和和订单减少,很多老银匠转了行,吴水根还在一直坚持着。这曾经是苗寨最受人尊敬的职业,但如今,苗银匠人似乎已经跟不上时代节拍了。百度为吴老师免费上线了信息流,一周内在喜爱苗银、传统文化的人群中产生20W以上的精准曝光。老手艺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,为苗银的传承保护带来了新的希望。

 

地址:贵州省台江县施洞镇塘坝村一组
联系方式:13096832336
*到访请提前电话预约

信息流广告

申请非遗公益推广

×

恭喜您提交成功

百度推广咨询员会在8:30-18:00以官方电话 010-57835388进行回拨,请您注意接听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