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800-8888申请非遗公益推广

老北京400年的兔儿爷,今天只有二十人还在做

老北京的兔儿爷就像圣诞节的红袜子,每逢佳节,胡同里的小孩都一定想拥有一个。

兔儿爷是平安的守护神,它吉祥欢喜,寄托着人们对生活的一切美好期许。70多年前,卖兔儿爷的小贩就在《四世同堂》中,对爱不释手却不愿掏钱的祁老头说过:“您看哪,今年我的货要是都卖不出去,明年我还傻瓜似的预备吗?不会!要是几年下去,这行手艺还不断了根?您想是不是?” 70年后的今天,整个北京还在坚持做兔儿爷的手艺人已不到20位,其中最年轻的都已经50多岁了。

兔儿爷的制作工序十分繁杂,从打坯、合模、起模、沾水、刷边、修饰、压光、扎耳朵到晾晒,步步都需要倾注极大的心血。这支日渐年迈的队伍步伐不再矫健,早已习惯了受冷落和不被理解,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干不动之后,就没有人愿意做兔儿爷了,担心这古老的制作技艺会就此湮没在历史洪流中。

老北京泥彩塑兔儿爷第五代传承人张忠强,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。张忠强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传统手艺人,而他做“兔儿爷”也有近30年了。早期小店经营困难,张忠强只能咬紧牙关撑着。后来兔爷的文化价值逐渐被大众认可,生意热闹了一些,但他却没有太多欣喜:“我这十平不到的小店呀,说实话只要能收支平衡,不赔钱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”

每当有顾客光临小店,张忠强都喜欢用俏皮的北京话讲述兔儿爷的历史与故事。“我们店从来都是只介绍,不推销。愿意买的客人自然会买,推销了反倒会让人瞧不起。”言语之间透着作为“守艺人”的尊严和气节。张忠强还介绍道,他会定期教社区的残障人士制作一些简单的玉兔摆件,把他们的作品放在店里代销。这样对他们的生活和劳动康复上都会有一些帮助。

继承这门手艺几十年来,张忠强收获的不仅仅是兴趣与荣誉,更有传统文化带来的感动。就张忠强回忆,有一位几十年后归国的华侨,专程带着翻译来到店里买兔儿爷,应该是为了追寻儿时的回忆吧,离开超过70年,北京的一切都变了,没想到这个小玩意儿还存在着,作为一种“念想儿”,老华侨特别高兴。

另一位做了北京女婿的波兰官员,听说兔爷儿能让家中人丁兴旺,也特地前来选购。两年后他就带着孩子来买兔儿爷了,过了两年又带了老二来买兔儿爷。之后他们一家便与张忠强成为朋友,甚至还曾邀请他去家中家喝茶,欣赏一家人多年来收藏的小兔儿爷。

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外国友人的喜爱和关注,张忠强甚是高兴,但心中一同涌上的还有些许失落。失落的是兔儿爷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,但现在国内的大部分年轻人并不了解它,不认可它的文化价值。孩子们也只喜欢进口玩具,渐渐地不知道兔儿爷是什么了。

如《四世同堂》中写的“随着兔儿爷的消灭,许多许多可爱的、北平特有的东西,也必定绝了根!”出于对兔儿爷的感情和心中那份社会责任感,张忠强决定尽己所能,留住兔爷。于是他开始在社会和学校推广兔儿爷的制作工序,每周都给小学生和志愿者们上课。“我教的五、六年级的学生里,是有几个好苗子。但现实的,他们会面临升学的压力,很难把这个事业继承下去。”张忠强语气中透着些无奈,“不过也不用太急,起码我还能做好几年呢,我还年轻。”

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张忠强在小店一边给兔儿爷上色,一边诉说着他的梦想:“我希望兔儿爷制作手工艺,世代延续下去,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兔儿爷,来我的小店做客。这样,在资金充足后我就可以成立一个北京泥彩塑兔爷儿博物馆了。”

春节邻近,兔儿爷小店也热闹起来,张忠强仍然坚持用传统陶土手工艺制作兔儿爷。他说:“如果我用其他的材料代替,可以降低成本,缩短周期。但兔儿爷传统工艺一定是真材实料的陶土,我是手艺的传承人必须坚守,不能欺骗我的客人。”

店里琳琅满目、形态各异的兔儿爷正微笑着向我们招手。别把兔儿爷留在历史中,它就在“兔儿爷张”的小店,正等着已经长大的你接它回家。下面是兔儿爷的坐标,等你哟!

“老北京兔儿爷张忠强”

老北京泥彩塑兔儿爷第五代传人

兔儿爷曾是过年时孩子们最想得到的礼物,如今,400年传承的老北京兔儿爷,只剩二十人还在做,面临失传风险。百度为其免费上线了信息流,一周内在喜爱兔儿爷、传统文化的人群中产生20W精准曝光,张忠强坦言:“看到百度大数据,才知道还有那么多人想了解我们。”

老北京兔儿爷1店
北京市琉璃厂东街45号
联系人:01063176978
老北京兔儿爷2店
北京市杨梅竹斜街19号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 lbjtyd

*到访请提前电话预约

信息流广告

申请非遗公益推广

×

恭喜您提交成功

百度推广咨询员会在8:30-18:00以官方电话 010-57835388进行回拨,请您注意接听,谢谢!